恩格努新闻网

    闷骚型男人的性格 勤勉治业史弥坚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20-10-17 点击数: 134

      东村宝华山,山上曾有一座世忠寺,闷骚型男人的性格故又叫世忠寺山。世忠寺为南宋时期军事人物史弥坚家族的功德寺。清同治《鄞县志》记载:“赠太傅资政殿大学士谥忠宣史弥坚墓,宝华山南麓,建世忠寺以奉香火。”《鄞县通志》载:“世忠寺,宋咸淳间建。”宝华山风光旖旎,山涧溪流潺潺,山中古木参天,南宋一代“干臣”史弥坚及其家族,就长眠在这片青山绿水之中。

      史籍中,对史弥坚事迹的记载少之又少,它的光泽似乎被3位当丞相的父兄所遮蔽,但透过一些碎片化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一位醉心于地方治理、精明强干、政绩斐然的官员,他曾雄心勃勃,试图“辅中兴,擎天作柱”,但由于兄史弥远居相位,为了避嫌,他主动远离朝堂,任职地方,甚至不惜在从政的巅峰期放弃前途。从中,也让我们看到史氏家族独特的家风,那就是:不搞拉扯,不讲裙带关系,公私分明。

      史弥坚(1166-1232),字固叔,一字开叔,玉林,别沧洲,南宋庆元府(今宁波)鄞县人,为史浩幼子,宁、理两朝丞相史弥远的胞弟。史家书香门第,官宦世家。淳熙初,史浩出任少保、观文殿大学生、醴泉观使兼侍讲之职,史家由此进入繁盛期。史浩曾两度为相,为人“宅心平恕”,并且十分重视子弟的教育。楼钥曾说:“弥大、弥远,皆登进士第;弥正、弥坚,亦累举春官。人以是服公之教子也。”史浩四子皆出任重职,这与史浩的教育有着莫大的关系。

      史弥坚年幼时“警敏端正”,史浩以之为奇。袁桷在《清容集》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太子妃李氏心强,非常,孝想把她给废了,便私下与史浩商议,史浩“退朝有忧色。弥坚时侍侧,问其故,忠定(史浩)袱然曰:李妃悍恶,上欲废之,念未有以对。(史弥坚)即应曰:嘉王即位,位必改正,今所言议者当执咎。忠定愕然曰:计得矣。翌日见上,议遂寝。”从中可见,史弥坚年少便有智谋,而且所虑深远,如果父亲赞同废黜李氏,则其子嘉王即后来的宁即位后,必然会对“今所言议者”也就是史浩一门进行秋后算账,因此,史浩才有了正确的应对之策。后孝将自己的同母兄、崇宪靖王赵伯圭之女许配给了史弥坚。《清容集》载:“忠定越王(指史浩),淳熙中召赴德寿庆寿班,孝曲宴问曰:太傅幼子,今何姻?忠定谢:不敢。孝曰:吾为太傅成之。是时,崇宪靖王伯圭女方笄,即封新安郡主,以嫁忠宣(指史弥坚)。”史弥坚在月湖北面建了幢,与史浩的丞相府隔平桥河相望。

      史弥坚年少时师从杨简、郑清之。杨简是南宋著名学者,“淳熙四先生”之一;郑清之为南宋后期宰相。史弥坚好学上进,虽没有考中进士,以荫补入仕,却颇有才干,初入仕为临安军器监。此后,据《咸淳临安志》载:开禧二年(1206),史弥坚任两浙转运判官,兼权知临安府,次年,除权兵部侍郎。兄史弥远担任丞相后,为避嫌,他于嘉定元年(1208)出任潭州(今长沙)知府,兼湖南安抚使。

      史弥坚初到潭州,就碰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原来,这年2月,因影响,湖南郴州一带庄稼歉收,桂东黑风峒的瑶族首领罗孟传(又名罗世传、罗孟仁)揭竿而起,并唱出了“蝗灾旱灾苛税重,不如投奔黑风峒;饿死命一条,拿起刀枪反朝廷”的谣,当地瑶民纷纷加入起义队伍。

      史弥坚了解到起义队伍中的多数人是为饥寒所迫,生活艰辛,尤其是粮食特别匮乏,便决定对义军进行招抚。他派人给黑风峒送去了一批粮食和食盐,并修书上奏朝廷,要给首领罗孟传授予,获得了批准。罗世传闻讯后很高兴,表示接受招安,归顺朝廷。就这样,史弥坚成功平息了罗孟传之乱。罗孟传后来再度作乱,于嘉定四年(1211)九月,被部下胡有功所杀。

      史弥坚在潭州任职时间不长,嘉定三年(1210),他受命出任福建建宁知府。

      建宁一带多为山地,百姓平均所能拥有的耕地很少,他们终年劳作,却往往入不敷出。若逢水旱,有贫弱者甚至贩鬻妻儿,饿死。

      针对这一情形,史弥坚发动当地好义举、有德行的乡绅开设义仓,“差本乡土居或寄居官员、士人有行义者与本县同共出纳”。地方志载,他几次三番地向施以柴米、衣物、药物之类。有人无田可耕,有人无屋可居,有人子女成年而没能婚嫁,他都心情急切,积极主动地去办理,就像办自己的事一样尽责,一时政绩斐然。

      南宋宁嘉定六年(1213),史弥坚调任江苏镇江知府。

      当时,宋金已议和多年,但金兵仍时不时南下袭扰。南宋立国之初,将主要在巴蜀、荆襄、两淮地区,成为巩固南宋的第一道屏障。宋高定都临安,长江沿线的城市则成为拱卫京都的第二道屏障。镇江北临长江,有京杭运河与临安相连,一旦失守,金兵便可溯河而下,因此,镇江是南宋时期的一方江防重镇。

      要防御金人入侵,首先需要加固城墙。史弥坚通过调研发现,镇江府仅有子城一座,且城门松弛,龙蛇混杂。此外,镇江的西北直接大海,易遭海盗滋扰。于是,到任的第二年,他就决定罗城,对镇江的城市防御体系进行全面的修缮和,增开城门7座,把北城墙延伸至北固山后峰之巅。据《嘉定镇江志》记载:“史弥坚乃创修罗城诸门凡旧城之圯者墙而塞之”。史料记载:“其时,镇江府城城墙周长十二里许,高两丈六尺。”上世纪90年代,镇江的考古工作者曾绘制出了宋代罗城的布局图:北城至长江,经北固山折转,东抵大学山、气象台山一线,向东南方向延伸,西至鱼巷山巷一线,经登云山口折转,经阳彭山,南绕天福山,与东城垣抱合。

      同时,为加强镇江城厢市井的安全,史弥坚在城内设置了28处负责巡逻的巡铺所。《嘉定镇江志》卷十记载:“初,厢无巡铺,官无军巡。待制史弥坚谓,滨江为郡,军民错处。戢奸弭暴,宜不若是疏。乃于五厢江口镇创置巡铺二十八所,以二十八宿为记。铺各厢军二名,专充巡徼。东西厢五铺,左北厢五铺,左南厢五铺,右南厢五铺,右北厢五铺,江口镇三铺。”至今,镇江城的右南厢还留有当年“娄字记”巡铺印记的“娄巷”之名。

      史弥坚还发起创建了镇江喜雨楼。喜雨楼称宋代京口第一名楼,建于宋嘉定七年(1214年)。中国古代地理著作《方舆胜览》载:“楼在城内,规模宏壮,占一郡胜处,颇有登览之快。”因为开工之日,久旱的镇江忽然下起了雨,到收工之日,又逢下雨,于是,史弥坚就命名这楼叫喜雨楼,并亲自撰写记文。宋代诗人戴复古(石屏,台州黄岩人)赋诗祝贺,诗云:“京口画楼三百所,第一新楼名喜雨。”此地遂称镇江第一楼街,此名也一直沿用至今。戴复古诗全文如下:

      喜雨楼,后来成为宋代文人宴集之所,颇有名气的李友山诗社诸诗人,曾在喜雨楼中以大鹏为赋,留下不朽诗篇。如今,喜雨楼已不复存在,老街也已拆除,新建的第一楼街已为现代化商业步行街。

      镇江城内渠岸狭窄,有很多宽不满一尺。嘉定十一年(1218),镇江闸口水道淤塞,原有通接潮汛、调节启闭的五闸也因此“积岁不开,木玘石泐”,这样,船只在镇江进运河,沿江东而下,从江阴逆五泻之水南行,从无锡西北绕入。此外,在贯通镇江城内的漕渠北端滨江处,原设有西津斗门以出纳漕船,前人鉴于斗门打开时,渠水有北泻之虞,便开挖了积水、归水二澳,为漕渠的储水库,二澳同时用闸门。而当时,这一水利设施已陷于瘫痪,所剩只有归水澳堤防。

      为改善这一状况,史弥坚与转运副使吴镗一起,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治水工程,了江口至南门的漕渠,重建了京口通航枢纽,还开挖了旧归水澳,将积土筑为堤垣,并修缮归水澳旧闸,使之接通漕渠。改建后的新水利枢纽归水澳,水面达到原有的3倍。但水澳与长江相通后,又有人担心泥沙淤积,“归水初意只以灌渠,今达之于江,闸启则浅,无乃失其为辅者乎”(《嘉定镇江志》),于是史弥坚又在渠上建了上下两个闸,这样引潮入渠而不直接入澳,可以减少泥沙淤积,并开通甘露港,使它能从两处获得长江水源的接济。史弥坚还在甘露寺前的北固山上因势造秋月之潭,作为船只停泊、避风的港口。这样旧有的水闸也全部增筑、修葺一新。于是,“巨防屹立,海潮登应,则次第启闭。”“柏岸,畅无流碍,杨柜维揖,舟入欢呼。”

      2013年,镇江市的考古人员发掘了京口闸遗址,京口闸是古代江南运河第一闸,是重要的标志性水利设施。当年史弥坚主持修筑的京口澳闸,由京口闸等5座水闸组成,与积水澳和归水澳配合形成集通航、蓄水、引水、引潮、避风等为一体的系统工程,是宋代运河水运工程的璀璨明珠,是中国运河史上的一大杰作。闷骚型男人的性格

      在镇江,史弥坚主持修撰了《嘉定镇江志》。这是一部镇江古代地方志名著,原名《镇江志》,后人因该志修撰于南宋宁嘉定时期而添加“嘉定”二字。它的修撰者,《宋元方志丛刊》本署名“史弥坚修,卢宪纂”。卢宪,字子章,台州天台县人,时任镇江府学教授。方逢辰在《咸淳镇江志序》中谈到:“郡有志,嘉定七年史贰卿畀校官,今余四十年。”史贰卿即为史弥坚。《嘉定志》是镇江现存最早的基本完整的地方志,书中全面系统地记载了从先秦到南宋嘉定时期,镇江的州郡沿革、山川地理、人物风俗、农田水利、城池乡邑、文化教育、驻军、赋税钱粮、楼台寺观、古迹名胜、驿传公厩、异闻杂说等。可以说,它是南宋人写的“镇江通史”,是研究宋代镇江地区人文、地理、风俗等情况的重要文献。

      从史弥坚在镇江任上留下的众多惠泽后世的实事工程看,他是一位醉心于地方治理的官员,在镇江的历史上,他称得上居功至伟,为镇江的民生及文化事业做出了卓著的贡献,因而曾有网民提议,镇江应该修一座,以纪念史弥坚的突出功绩。

      史弥坚的人格一直为人所称道。宋绍熙元年(1190),镇江金坛有一进士刘宰,字平国,漫塘病叟,曾任江宁尉、真州司法参军、泰兴知县、浙东仓使干官等职,因不满韩侂胄用兵,遂引退,屏居云茅山漫塘30年。朝廷一再征召,希望他出来做官,均坚辞不就。此人学识渊博,有《漫塘文集》36卷,为人很是清高,不愿与官员交往,闷骚型男人的性格但对史弥坚却是个例外,曾响应史弥坚之邀,于嘉定八年(1215)夏,撰成《京口耆旧传》9卷。此书遍采京口名贤事迹,各为之传。始于宋初,迄于嘉定七年,共计68人,附见多人,体例全仿正史,每为一传,首尾该贯,轶闻逸事,较史为详。《京口耆旧传》也是《嘉定镇江志》人物门类中宋代人物的重要资料来源。

      不仅刘宰对他刮目相看,南宋词人刘子寰(嘉定十年进士)也曾作《齐天乐(寿史沧洲)》词,记述史弥坚在镇江的政绩,以“辅中兴,擎天作柱”颂之。词曰:

      雅堂下新堤。柳外行人相语。碧藕开花,金桃结子,三见使君初度。楼台北渚。似画出西湖,水云深处。彩鹢双飞,水亭开宴近重午。

      溪蒲堪荐绿醑,幔亭何惜,为曾孙留住。碧水吟哦,沧洲梦想,未放舟横野渡。维申及甫。正夹辅中兴,擎天作柱。愿祝嵩高,岁添长命缕。

      本来,史弥坚也确是雄心勃勃准备干一番“辅中兴,擎天作柱”事业的,但看到胞兄史弥远久居相位,独揽,出于对史氏一门前途命运的担忧,便多次写信劝谏兄长,希望兄长能够辞相,史弥远当然不会听他。朝中之士站在制高点上,对史氏一门掌控朝政的不满舆情,让史弥坚备感压力,既然兄长不愿辞相,史弥坚就决定自己辞官。吴泳在《史弥坚赐谥忠宣制》中论史弥坚:“在熙宁则不党于熙宁,如安国之于安石。在元祐则不趋于元祐,如大临之于大防。”王安石、吕大防在宋代都曾官居宰辅之位,但他们的兄弟王安国、吕大临均正心正行,不但不依附位高权重的兄长,还常常对兄长的作为提出不同意见和。史弥坚也同样,他不因哥哥是丞相而去攀附他,而是主动远离朝堂,以勤勉赢得政声,凭清正取信于民。为了家族利益及在一定程度上平息朝堂纷争,他甚至主动放弃自己的前途。

      史弥坚对家族未来的担心,在后人看来是多余的,但在当时是有深刻原因的。南宋是一个权臣辈出的时代,在史弥远之前有秦桧和韩侘胄,之后有贾似道,他们尽管长久,但都结局不好,秦桧死后,秦氏迅速衰落;韩侘胄和贾似道最后都不得善终。史弥远是他们当中惟一一个去世后没有被朝廷否定的权臣,在史弥远去世后,史家仍然得到朝廷,主要是因为史弥远在丞相任上不搞任人唯亲,他所用之人,都具备相当的才干,他去世后,这些人仍能执政,从而在上确保了史家地位不。

      史弥坚辞官回籍后,将家从城区月湖搬到了东吴南村,建了座普通的宅院,宋宁闻讯后,御书“”二字赐他,史弥坚把自己的宅第命名为“堂”,在此度过了十余年的隐居闲适生活。宋理绍定五年(1232),自觉时日无多的史弥坚自作墓志铭,并请老师郑清之为他书写,这一年史弥坚67岁,几个月后去世,宋理追赠他为资政殿大学士,谥“忠宣”。

      史弥坚一生,除了从政,文学上也颇有造诣,著有《沧洲诗稿》,流传下来的诗不多,比较常见的是一首《宴黄状元大任》,诗曰:

      月色花光正可人,笙会处喜津津。跨鳌海上文章客,揽辔天隅礼乐臣。丹碧屏间三月暮,玻璃杯裹一团春。暂听紫燕黄鹂语,更捧红云侍玉宸。

      史弥坚夫人赵氏,赠鲁国夫人,夫妻合葬于东吴南村宝华山之南。3个儿子,都担任过中高级,其中成就最大的是史宾之,官至户部侍郎,但他的人生道与父亲非常相似,因嘉熙元年堂兄史嵩之为相,史宾之不愿落下附从的口实,主动辞官,归老东吴南村。父子二人殊途同归,令人感慨。

      全域城镇化、城镇生态化、生态景观化:基于“两山”融合观的 绿色城镇化模式探析

    原文标题:闷骚型男人的性格 勤勉治业史弥坚 网址:http://www.ngnu.cn/a/shizhengpindao/2020/1017/215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