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不忍卒读 公祭日历史不卒读!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21-02-21 点击数: 102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对中国实施长达四十多天的大,三十多万人,制造了中外的。不忍卒读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的残径,,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早有历史结论和法律。

      2014年12月13日,首次者国家公祭仪式在南京。

      

      在开车穿过城市的上,我们才真正了解到的程度。汽车每开100米-200米的距离,就会碰上好几具尸体。死亡的都是平民,我检查了尸体,发现背部有被击中的痕迹。看来这些人是在逃跑的途中,被人从后面击中而死的。

      

      12月15日,安全区卫生委员会第二区的6名街道清扫工,在他们位于鼓楼的住所里,被闯进的日本士兵,另外一名清扫工被刺刀严重刺伤,日本士兵没有任何明显的理由!

      12月15日,日本士兵闯进汉口的一个中国居民住家,了一名年轻妇女,拖走3名妇女。其中2名妇女的丈夫跟在日本士兵的后面追赶,结果这2名男子被这些日本士兵枪杀……

      写到这里,后院里响起了日本士兵的砸门声。见佣人不开门,几个日本士兵就在院墙边探头探脑,看见我突然打着手电筒走了过去,他们立即就一溜烟地跑掉了。我们打开大门,跟在他们后面走了一段距离,直到他们消失在一个黑黢黢的巷子里,这个巷子的下水道里3天来也已经塞满了好多具尸体。

      

      在清理安全区的过程中,我们在一些池塘里发现了许多被枪杀的平民的尸体,其中有一个池塘里就有30具尸体,大部分被反绑着双手,有些人的脖子上还挂着石块。

      

      趁着这个机会,威尔逊大夫给我看了他的几个病人……一个渔民的下额被击中,被烧伤。日本人把汽油浇在他的身上,然后点燃了汽油。他的皮肤有三分之二被烧伤,他现在还能说几句话,但是估计肯定活不过今天。

      我还进了停尸,让人把昨天夜里送进来的尸体的裹尸布打开。其中有一个平民,眼睛被烧掉,头颅全部被烧焦,日本士兵也同样把汽油浇到了他的头上。一个大约7岁的小男孩的尸体上有4处刺刀伤口,其中一处在胃部,伤口有手指那么长。他是送到医院两天后死去的,死的时候甚至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

      

      在的日子里,人性的从未远离,诸多国际友人冒民伤兵。而今,依旧有国际友人作为的揭露者而奔走。中国不会忘记,致敬!

      

      〔“南京”拉贝〕期间,生于的约翰•拉贝和国际友人奔走呼,奋不顾身,25万中国平民免遭屠戮。回国后,他因揭露日军而受。1996年10月28日,《拉贝日记》发表。1997年,不忍卒读拉贝墓碑运抵南京,碑上仅书:“一个,一个不屈的人”。

      

      〔“中国之友”辛德贝格〕1937年,丹麦青年贝恩哈尔·辛德贝格勇敢站出来与同事卡尔·京特等一起设立难民营,了成千上万的难民和中国伤兵。他不顾,为难民营采购食品和药品。同时记录了许多日军的案例,向国际揭露日军在南京实施大的。

      

      〔约翰·马吉以记录〕期间,美国约翰•马吉冒着生命,拍摄了真实记录的原始影像。镜头中,日军的坦克正疯狂地炮击南京城,机关枪正对着成群的市民扫射,被烧焦的尸体……1946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时,马吉作为证人向法庭陈述了他在南京亲历的种种日军。

      

      〔南京人称她是“”〕美国传教士明妮·魏特琳在南京沦陷期间任金陵女子学院代理院长,自愿与学校教职员组成留守委员会,了逾万名妇女儿童和难民。她曾多次在危急关头勇敢地挺身而出与日寇交涉,四处筹粮筹钱,难民温饱。电影《金陵十三钗》的故事创作灵感即源于《魏特琳日记》。

      

      〔“一定把告诉日本青年人”〕松冈环是日本大阪的一名小学教师,1988年,她参观了侵华日军遇难纪念馆之后,被历史震颤,下定决心要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这段历史。自此她陆续在日本采访了250多名参与过进攻南京及的日本老兵,录取了作为加害方的历史证言。同时,80多次自费来到南京,寻访了300多名幸存者,记录了者们至今仍未愈合的创伤。

      幸存者祝再强,爬过尸体堆回家,家却被鬼子烧光了!

      祝再强,不忍卒读出生于1932年,今年84岁。1937年12月——1938年1月,全家从安徽逃亡南京途中经过江东门时,亲眼目睹附近的水田中有大量被日军枪杀的尸体。

      “到处都是尸体,死尸堆成了小山!”说起自己在中的,今年84岁的祝再强依然难抑激动和悲愤的心情,老人讲述了自己的“大记忆”。

      

      祝再强是地地道道的老城南人,从小生活在城南大夫第附近,如今则居住在长乐一栋居民楼中。“我住的这个地方,就靠近当年我们的堂屋”。在1937年12月日军打到南京之前,祝再强一家过着安宁平静的生活,祖父经营一家米店,父亲则是夫子庙小学的教员。

      1937年12月初,日军的铁蹄逼近南京,当时才五岁的祝再强跟着家人逃难,用老南京人的线口人在江浦星甸躲了一段时间。过了一个多月,“差不多是1938年的‘小年’,也就是元宵节后,我们以为局势已经稍稍安定了,大人们带着我们返回南京”。

      “虽然‘跑反’在,但我们也听说了南京城里鬼子兵到处放火的事情,因此,我们选了晚上启程,请一个鸡贩子做向导,带着我们渡过长江。”祝再强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后半夜,一家人从江北坐着小船偷偷过江,到了江南棉花堤上岸。然后沿着小往城里面走。

      

      走到江东门附近时,要翻上高高的田埂,爬上的水田。突然,祝再强觉得脚下踩到一堆软东西,同行的家人也喊了起来,借着月光,5岁的祝再强才发现,脚下是数不清的尸体,从视野中延伸开去,有放下武器的军人,有普通百姓,男女老少都有。

      “那个情形实在是太惨了,都是被日本鬼子的中国人,有刺死的,更多的是枪杀的!”说到这里,祝再强哽咽了,哭出了声音,这么多年来,这段恐怖的记忆一直萦绕着他。

      据了解,中,江东门是日军集体中国居民的地点,在这里遇难的就将近三万人,祝再强一家回到南京时,已接近尾声,但江东门的尸体,还是没有人处理,当时又是隆冬腊月,“尸堆里竟没有多少的气味!”祝再强说。

      大家手脚并用,爬过了尸体堆成的小山。突然,远处射来汽车灯光,大家连忙躲到旁边农田里一个小棚子里,仅有五岁的祝再强却蒙了,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幸运的是,这辆日军的汽车没有发现他,否则后果难以设想。

      

      “我记得,那辆车开出来,开到了远处一座桥上,然后停在那里很久,往河里倾倒什么东西。”日军汽车离开后,一家人从棚子里出来,人人身上都有血迹,祝再强一问才知道,那个窝棚里也堆满了遇难的遗体。

      这段恐怖而又奇特的经历让祝再强无法忘却,若干年后,他重新走访江东门,询问当地的老居民,才算解开了心中的疑团,1938年初的那个晚上,他看到的日军汽车,是从江东门“军人模范”中驶出来的,在这个里,日军了难以计数的中民,尸体由汽车运出来,开到江东桥上,再扔到河中。而那天他和家人所攀爬的“尸山”,很可能和江东门万人坑有关,也就是如今侵华日军遇难纪念馆所在的地方。

      提心吊胆的一家人,走了一夜,终于回到城南的家中,“哪里还有家啊?”祝再强看到,自家位于大夫第、大党家巷几处都被鬼子烧光,到处残垣断壁,一家人只能寄居在亲戚家中。

      

      中的这段经历,深深影响了祝再强。高中毕业后,他参军抗美援朝,“就是要打击侵略者,我们的国家,让悲剧不再重演。”从部队回来后,祝再强转业到南京制药厂工作。如今,老人依然居住在长乐,和儿女们生活在一起,享受着安详的退休生活。

    原文标题:不忍卒读 公祭日历史不卒读! 网址:http://www.ngnu.cn/a/shishangpindao/2021/0221/235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