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不忍卒读 请别过早翻开寒门子弟那本不卒读的书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21-02-21 点击数: 63

      原标题:请别过早翻开寒门子弟那本不卒读的书

      近日,《变形计》第十三季带着观众熟悉的“套”,再一次进入到大众视野中,这部让城市“大少爷”“大小姐”与偏远贫困山区农家小孩交换家庭体验生活的“真人秀”节目,因其话题的争议性总能被推至风口浪尖。

      我们在戏剧、影视、小说读本里可以看到这样一个情节:处于两个阶层的年龄相近的孩子阴差阳错交换了身份,A是普通工薪家庭,而B是富贵人家,即便各方矛盾降至最低,“归位”仍是一件非常的事情。两家的孩子都会心生怨怼,“那些富贵舒适本是我的”或是“凭什么我享受了十多年的优越生活转眼就不是我的了”。放在《变形计》里,“归位”是无需商榷的事实,“哪里来的回到哪里去”,这无关血缘却关乎“血统”。

      在《变形计》里,城里的孩子总是出身中产,物质生活能得到极大的满足,但他们情感缺失、性格叛逆。当他们穿着耐克、阿迪达斯的鞋子和衣服,带着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伴随着抵触的情绪来到深山一隅,经历了7天或者30天的辛勤劳作、艰苦,脚踏泥土、披星戴月、贴近自然后,他们体验了一把生活。这段经历对他们而言,可以是吹散阴霾的风,可以是冲刷泥泞的雨,也可以是风过无痕,雨后彩虹——最坏不过是没有改变。

      在2014年参加《变形计》第十季的“城里孩子”杨桐,发了单曲,参加了几档电视节目,一度有着进军娱乐圈的趋势,现在在英国念书。第九季的城市主人公李宏毅是彻底出道,甚至参演了人气很高的电影《谁的青春茫》。第十一季的韩安冉,经常整容,现在俨然成为一名网红,还开了网店。他们的生活被除掉了“逆鳞”和“倒刺”,可谓成功归位。

      然而,不忍卒读一直处于大山深处,把上述的所谓体验当做常态的“被选中”的孩子们,从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川流不息的城里回来后,面对大山无言的沉默,星辰低垂下的茫茫田野,又该如何自处?很多时候人之所以可以,是因为没有见过阳光。谁又能,他们不曾问过自己,哪怕一次——“凭什么,我生来贫穷?”

      正如范雨素在其自传的开始写到:“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这一本书,注定有的一个篇章叫做“阶级”。这种生命的苍凉之感,为何要令其过早地在孩子心理萌发?城里的孩子尚且还会因“一个亿的小目标”唏嘘而自嘲“寒门”,感叹一句阶级固化严重,不忍卒读资本寒冬下仍是大资本的世界。寒门子弟的“心生怨怼”更是不言而喻。《变形计》在阶级对立矛盾的问题的上无疑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在三十年前,我们常说“寒门出贵子”“鲤鱼跃龙门”。如今,不忍卒读富人越富,他们的地位、经济地位,就是意味着更多更好的资源。单单育来说,《变形计》中城里的学校哪个不是“窗明几净、球场宽阔、多教学、形式多样、课程丰富”?而村里的孩子们需要凌晨4点起床翻山越岭求学,教师少、课程单一,基础设施要多方伸以援手才能建成。他们最有力量的一句口是“知识改变命运”。可是,知识到底改变了谁的命运呢?《变形计》把现实的最后一块在农村孩子面前撕裂。

      农家小孩受到的家教大多是“你要努力干活,为家里分担”,如若家里有长辈在外打工或许还会一句“你要走出大山”。每日操心那一口饭的“寒门”是不会告诉孩子,“很多东西,别人唾手可得,但是你需要努力十倍、一百倍,才能得到,甚至得不到。”但是,《变形计》用最直接的体验告诉了他们——这是节目最的地方。劳动最朴实的智慧结晶已经被这场人生的体验给打碎,认知破碎后,孩子们的价值观、人生观的重塑是最值得我们深思的。

    原文标题:不忍卒读 请别过早翻开寒门子弟那本不卒读的书 网址:http://www.ngnu.cn/a/shishangpindao/2021/0221/2352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