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浅析现代义仓网络发展成因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19-10-02 点击数: 102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丰裕时代的来临,社会保障体系的完善,人变得越来越独立与自主,非常重视个人的隐私,不希望被人打扰,居民参与公共生活和关注邻里意愿不高。冷漠,像是流行病一样在城市生活中蔓延。据2011年中国青年报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新闻中心调查数据:80.9%的人感觉邻里关系越来越冷漠,只有32.4%的人知道自己邻居的名字,平日遇到困难仅18.5%的人会首先向邻居求助。2019年3月宁波市一社会组织也做了类似的调查,统计数据比2011年中国青年报更触目惊心,只有15%的人知道邻居名字,遇到困难只有8%的人首先会向邻居求助。社区面临着“邻里关系极度冷漠,公共生活非常匮乏”的社会问题。

      义仓,自隋开皇五年创立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现代义仓项目以中华传统文化“义仓”为基底,针对现代社会邻里关系疏离和社区公共生活匮乏的社会问题,通过社工+志愿者的持续服务,构建互助型支持网络,开展对困难人群的关怀、社区教育、参与式互助平台搭建、公众倡导等,打破邻里冷漠,激发社区人的互助精神,以社区内部的资源解决社区问题,促进睦邻友好、守望相助新型邻里关系形成,让社区更有温度和人情味。经过江西“青原色”的发起,由成都市爱有戏社区发展中心(简称“爱有戏”)、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简称“壹基金”)联合多个社会组织的推动,当前,现代义仓项目已逐步发展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公益性互助型支持网络。截至2019年5月,义仓发展网络成员机构有126家,覆盖78个城市,1165个社区,核心志愿者15748人,累计受益对象超过100万人。

      现代义仓网络之所以发展迅速,传播广泛,笔者通过参与义仓项目、与义仓网络成员接触,归纳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因素:

      据了解,壹基金在支持义仓网络发展项目上,不仅投入了不菲的资金,还配置了团队,全力支持执行团队“爱有戏”的项目运作,对网络发展、产品研发、公众倡导、联合筹款、学术研究等方面都给予了有力指导。如在LOGO设计过程中,成都爱有戏进行了多轮设计,但都感觉不够满意,于是壹基金团队通过自己的优势,聘请日本顶级设计人员进行设计,最终的设计稿确实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成都爱有戏作为义仓的执行团队,非常给力。首先是执行团队的负责人刘飞,是一个有思路、有行动力的工作狂,经常集结团队成员通宵讨论和加班。其次是执行团队的成员成长迅速,通过建设网络、开展全国性的论坛,积累了经验,项目管理水平不断提高。

      首先是核心地区的成员单位迅速布局、发展;其次是网络志愿者社群建设卓有成效,从成员单位中吸收网络志愿者,从活跃志愿者中发展专业委员,从专业委员中吸纳理事会成员,目前已成立传播筹款委员会、产品研发委员会、学术研究委员会等团队,理事会运作也非常高效;三是不断完善督导机制,促成成员横向交流。

      “义仓”首先是作为一个产品,需要设计包装,于是在第一时间开发了“义仓”工具包+101培训+管理软件。在产品研发过程中,团队以“轻量化”、“标准化”、“本土化”以及可复制和创新性为标准,不断推陈出新。随着“义仓”网络发展,系列产品也随之推出,包括义仓、义集、一勺米、一个观众的剧场,自成一体,都受到追捧。

      “义仓”网络发展要有影响力,必然将从项目输出向议题输出转型,也就是要重视公众倡导。但公众倡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目前义仓尝试的方式有:新媒体传播,端午联合倡导,义仓月联合倡导,义仓推动大使(如参与义仓的最美小孩评比),义仓爱心大使(余少群),路演传播推广(好公益平台),走出国门(尼泊尔)等。

      获得政府采购资金相对是最简单也最便捷的方式,爱有戏去年推广“义仓”项目获得政府采购资金1300余万元,但要推广义仓网络,不能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要去学会联合筹款。通过爱有戏和壹基金的推动,义仓发展网络去年在腾讯平台上通过公众筹款获得14万元捐款+4万元配捐,获得百度公益基金会200万元资助,借力善行者获得1.3万元捐款,联合北京玉润基金会开展细分群体(2亿空巢老人心理关怀)的公益服务,联合南都基金会开展义仓网络发展经验、方法及理论研究。

      义仓网络要发展,还离不开学术理论的支撑。目前义仓发展网络,吸纳了国内外不少专注于社会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如北京社会科学院缪青博士、广州社会组织研究院胡小军博士等,已经在推进的学术研究包括公益联合体的研究,义仓历史文化研究,同时还在着力推进义仓申遗工作。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白家庄路甲6号 邮编:100020 电线 投诉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