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刘飞:如何赋予义仓现代内涵使之规模化? 访谈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19-10-02 点击数: 158

      刘飞:成都市锦江区爱有戏社区文化发展中心主任、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常务理事、成都市人大代表。一头短发,走路带风,被圈内人士亲切地称为“飞哥”。2014年荣获首批全国社会工作领军人才荣誉称号。她从拍摄公益广告到建立“爱有戏”义仓,然后到她发起成立义仓学习网络、行动网络,经过6年发展,现代义仓在成都市已服务100多个社区。义仓公益项目的模式也正向全国输出,121家机构正在全国57个城市超过300多个社区开展。

      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一说到公益慈善第一个想到的是志愿者,因为之前在从事志愿者这个行业,第二个就是捐钱。现在因为对公益慈善行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之后,我会觉得公益和慈善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公益是公共利益,当然志愿服务也是一种公益,它是一种通过时间的付出来服务公共利益的一种方式。在公益方面还有一些其它的做法,公益里面也有一些比较专业的领域,慈善也一样。到底是公益包括慈善,还是慈善包括了公益,各有各的说法。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现代公益和传统慈善中间是有连接的,现代公益所基于的社会环境与古代还是不太一样的,所做的一些探索,也跟传统自身有一定的差异。

      ”义”在我们这里是非常有中国传统文化积淀的一个字。“义”所包含的意义非常丰富,不敢说自己理解得很深刻。首先,“义”有一些非常正面的东西,比如说利他,我们通常所说的舍生而取义。除了以外,古代的义,也有一些属于糟粕的东西,比如说它的价值判断是以亲疏感情为基准,不是很符合现代的价值理念。说古代的义,我们要弘扬它正面的东西,而不是它的一些糟粕,而不是说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现代来。

      首先,我认为义仓文化是我国传统慈善文化中的一个瑰宝,它非常契合中国古代社会治理机制。义仓与宗祠结合非常紧密,它其实是基于宗祠文化,城乡治理下产生的一种慈善模式。它在中国古代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社会稳定的作用,不管是赈济灾民、扶危济困,还是其它各种各样的功能,它对于整个中国的基层稳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对于民生,对老百姓的一种关心,给予慈善的关怀,是非常值得现代人去借鉴的。对于义仓文化来讲,到了现在它也有很多的变化。随着城市化、现代化的进程,个人越来越独立,所谓的宗祠起的作用也慢慢有些淡化,甚至有的已经消亡。

      人作为一个个体来说,越来越有独立性和自主性,也越来越自由,这个过程之中,我们会发现人和人之间的链接变少了,跟亲人住得越来越远,甚至和我们的父母都没有住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人和人之间本能的还是渴望一种交流、关怀和互助,我们非常需要这种关系。那么传统慈善里的这些东西到了现代之后,义仓所倡导的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互助关怀,人和人之间的互相尊重、平等的关系,还有在物质富足的情况下不管在物质上的分享还是精神层面上的分享,都是义仓文化的精髓。如果在当代中国的社区能在古代义仓的基础上加入我们现代的理解,适应现代社会的需要来推动这样一个东西,这就是义仓文化。它既有古代的根脉,从古代来,又有我们现代的价值观,更加符合中国社会的现状,这样的东西就是我所认同的义仓文化。

      徐永光先生算我比较崇拜的一个公益慈善人。他是比较有责任担当的,又忧国忧民,还能够引领一些慈善方面的思想。不知道他算不算慈善家,我觉得他更多从事的是关于社会公益的工作。

      ‍5.如果从义仓出发再梳理一下的话,您觉得传统慈善对于现代社会的价值有哪些?‍

      首先,中国从近代开始就落后了,我们就非常虚心向西方学习。我是非常认同向西方学习的,西方它有许多比较先进的东西,在现代化的进程中,它们发展比我们早,关于现代社会的一些东西,还是要向它们学习。另外一方面,也不应该丢掉我们的文化自信。古代慈善早就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然包括义仓,其实在很多方面我们都有这样的文化积淀。在我们传统的慈善里找到这些优良的东西,然后在当代把它发扬光大,建立我们的民族和文化自信。

      6.看资料了解到我们现在的义仓网络已经推广到十八个城市(现在是五十多个城市了)。您是怎样做到的?

      我觉得是水到渠成,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一个规模。首先,我自己是被义仓感动的。一开始接触的义仓是青原色,那是一家江西的公益机构,第一次被一个项目所感动,就是青原色义仓。那个时候我做志愿者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从来没有被一个项目感动。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义仓能够在我们中国的大地上重新活跃起来,那也算是我可以毕生去追求的一件事情。2013年我们开始做义仓的推广,刚开始其实并没有想那么系统。当时候有一些人也觉得义仓很好,在做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彼此间又缺乏交流,所以就是有的人做的很好,有的就做得不那么好。

      于是在2013年底的时候我们办一个培训班,把我们所探索的一些东西和大家做一些分享。一开始做培训班,结果就比较火爆,每次名额都超,就这样我们办了很多年。中间相继有很多基金会都支持过我们,第一期是中央财政支持的,然后顺义、敦和基金会也来支持。随着办了很多年的培训班,一些学员也开始在自己的一些地方开始探索。经过多年积累,慢慢的培训班就变成了一个义仓的学习网络,现在加入义仓学习网络的有四十多个机构。后来壹基金觉得我们这个学习网络挺好的,就是比较松散,所以去年在壹基金的支持下,我们建立了义仓行动网络,就是把那些已经在社区里推动义仓的人团结起来,一起推动义仓的推广和复兴。目前义仓行动网络有一百二十几个机构。我今年春节的时候得到的数据是一百二十一,现在好像又有增加,大家在全国各地做一些义仓的探索。目前,义仓行动网络有六个省级支持中心:广东、浙江、上海、山西、山东、四川。

      7.义仓在现代人看来还是一个比较古典、陌生的名词,您能把它推广到现在这个规模实在佩服。据了解,您在成都刚开始做,在社区扎根很久,能不能讲一些比较细节的经验?您如何给传统的义仓赋予现代的意义,又把它根植到社区中间,您觉得这中间有什么需要突破?为什么很多人有这个想法,但又做不下去了?

      义仓我们最早是在成都的水井坊社区开始探索,是在2011年的5月。后来我们又扩展到了肖家河还有其它的一些街道。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有很大的一个感悟,首先项目设置要得当。义仓为什么能一直做下去?因为它很活跃,不像慈善超市要外部推动非常强才行。在项目设计的时候,我们就特别考虑要用社区内部的力量,解决社区内部的问题。它的物资等资源都是来自于社区内部,而在项目开始的时候我们就是这么设计。

      其次,项目推动的人并不设置为社工,社工只是在早期对志愿者发动的时候起到这样的作用。所以我们非常重视的是在社区里面的志愿者组织的培育。

      再次,虽然我们有一个美好的想象,希望能变成熟人社会,我们仍然要很客观地看我们的城市社区,它就是一个陌生人社会。即便一些老的小区它的租住率也是非常大的,人口流动性是非常高的,我们要在生人社会形成一些东西,就是要有规则的,所以我们在义仓的规则建设方面也做了很多的探索。也使用了很多现代的手段,比如说义仓APP使物资的来龙去脉能够被查询,能够协助我们在陌生人之间建立起信任。

      其实,义仓能被广泛推广还有很多的原因,义仓本身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文性的词,很多人对于义仓的认同是有文化的基因在。在义仓派发过程中志愿者所形成的自我教育也是义仓能够长期维持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在推动现代义仓的建设当中社区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为什么在有的地方他们推的时候觉得推不动,或者说觉得不使劲它就消亡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把社区教育作为最主要的内容。社区教育的主要对象又是志愿者,因为社区的核心是要有志愿者,而且是稳定的志愿者、长期性的志愿者,也要有一些临时的一年来个一两回的志愿者。核心的志愿者团队和一些临时的志愿者团队构成义仓的灵魂。义仓是一个着力于人的项目,并不是说我们弄点物资去派发这么简单,它在过程中非常注重探访者和受众之间关系的营建,这里面就有大量的社区教育的内容,这是义仓活下来最主要的原因。

      ‍‍‍8.目前已经有很多地方在做义仓,您有没有总结一些规律?比如说哪一种社区比较适合,或者说已有的运作得比较好的义仓有什么共性?‍‍‍

      最开始我们认为义仓比较适合有贫富差距的社区,比如说这个社区有低保户、贫困家庭或者流动人口比较多。随着义仓在上海、杭州包括四川,在很多高档社区也在推动义仓活动,它就不再是扶危济困,比如说像上海的义仓

      就会募集一些资金,让捐赠人进行一些讨论来决定这些资金的使用——在这个社区中添置老人椅,举行一些活动等等。所以说我觉得义仓并不是只适合某一类的社区,它是在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能看到在各地不同的社区中是怎么开展义仓的,比如说现在义仓在农村社区也开展起来,就有四个地方是农村社区的探索。他们会基于一些宗族的脉络来重建义仓,在农村的话,虽然文化结构受到了一些影响,它建设起来会比较快,毕竟它有基础在。

      义仓在未来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无论义仓在社区有什么不同的功能,但它的核心是推动社区的互助,推动社区居民之间的互助关系的形成,所以它会适合更多的社区。

      9.您从事公益有20年,创办爱有戏也快十年,您当前有什么困惑或者挑战吗?

      现在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人才,整个公益行业我认为人才还是比较匮乏的。当然从国家重视以后,也有很多的精英进入到慈善行业,但是整体来说公益慈善界的人才还是非常匮乏,也制约了行业进一步的发展。

      10.义仓着力于人,需要怎样的人才?我比较感兴趣的是社区教育,是推动专职人才来做还是培育当地力量去做?

      我说的公益人才主要是专业的公益人才,比如说公益慈善机构的管理者,这些人才还是比较匮乏的。你刚才说的社区教育这块是我们在着力推动的,总结出一句话就是“以社区文化为核心,以社区教育为路径”,所有项目里面都有社区教育的内容。我们也有专门针对社区教育的,比如说我们的友邻学院,就是专门针对社区骨干、社区领袖、志愿者骨干特别研发的一个项目。

      现在政府也在推动社区教育,到了基层以后你会发现目前的社区教育比较偏重于兴趣和技能,比如说书法班、唱歌班,那种有点类似于老年大学的,我们觉得社区?我是社区的主人,然后在社区中我们应该怎样开展工作?怎样成为一个志愿者?怎样成为社区里有领导力的志愿者领袖?当然也包括我们怎样去开一个高效的会议?我们怎么用一些方法来团结社区居民,实行社区动员?我们有好多这样的课程。友邻学院按照设计是43门课,现在已经开发了24门,还不成熟。在整个社区教育网络,专家资源还是比较匮乏的。如果能有更多的专家来和我们一起着力于开发课程的话,我想课程会更加成熟、更加好。在我们机构,社区教育专设了事业部,力量还是比较弱。同时我们也在不断开发由社区居民来讲的课,通过他们亲身的经历来影响更多的人。当然,我们也希望课程更有系统性,让社区骨干、社区领袖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

      在成都,友邻学院毕业的学员已经有400多名学院课程,有的是半年,有的是一年,要修完学分才能毕业。现在有项目和课程,没有场地,目前我们也在推动,希望能在某一个社区建一个实体的友邻学院。学院现在有教务主任、班主任、授课老师,还没有院长。如果在一个社区开展的话,我们希望街道的领导或者社区的领导来当院长,建立教务处,然后能长期扎根在一个地方去开展社区志愿者的培育。

      我个人做志愿者的时间比做ngo的时间长。我觉得志愿者是我们的伙伴,不是说来给我们干什么事情,我们是有共同的目标和使命的一个群体。志愿者加入到我们的工作中,应该是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而全职公益人则会花更多的精力。很多志愿者丰富的人生阅历、高度的热情也会带给我们全职人员很多震撼和内心成长。

      跟志愿者的合作是我们非常宝贵的一个经验。随着机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调专业和职业化的过程中,全职公益人也会慢慢的陷入到项目思维。其实要推动一个事业的发展,还是要以使命为导向,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通过跟志愿者的合作让全职公益人能保持一个初心,就要不断地问自己,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到底要解决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问题,以避免全职公益人陷入到只做项目的圈子里面。其实,在项目中我们跟志愿者更多的是一种协作关系。

      对,比如我们的志愿者准则是由志愿者自己制定。举个例子,义仓志愿者。准则第一条就是感恩自然、珍惜粮食,因为义仓是从仓储粮食开始的。准则还要求不对受施家庭进行评判,不讨论他们的隐私等,准则共计有有11条。我们作为机构方就是要把志愿者自组织化,通过这个自组织也会有一些使命,而这个使命就会跟机构的工作有一些契合,这样就会避免志愿者的高流动。

      首先,我们不倡导这样的方式开展社区公益。我们会通过一些激励,比如说表彰或者说一些团建的活动,一般不会给到个人,但会给到志愿者组织一些小额的经费,比如说我们义仓的邻里互助中心,一年会有一千多块钱的小额经费,他们就会自主地来做一些事情。有的地方的义仓,政府也会有一些资金的保障,但不会太高,一般五千到一万不等,都是给到团队,让他们自己来做一些公益服务探索。除此之外,还包括过年过节的一些聚会、表彰活动等。

      注:爱有戏“义仓”倡导定期的、非现金的小额捐赠,包括旧物资、食品、洗化品、时间四大类,用于帮助项目辖区内的低收入、负担重的困难家庭,尤其是孤寡老人、残疾人家庭等。同时每件义仓物资都有捐赠收据及唯一编号,社区居民参与到物资的派发中,每件物资去向透明公开。义仓中没有绝对的受助与施助,每个人都生活在社区的共同体中,每个人用自己的方式参与社区建设。每个人都能在义仓中感受到尊重、平等。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