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北太平庄、铁狮子坟、小西天、积水潭等北师大附近地名的传说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19-09-11 点击数: 78

      当年德胜门外的西北这一带,是清军正黄旗旗营所在地。有军队驻守,理当太平,于是人们便称此地为太平营。解放以后这个当年的军营所在地被改名为北太平庄。今天的北太平庄军旅不在,容颜已改,只有太平依旧。

      北太平庄地区是在元大都时期被圈在城郭以内的,虽然空旷荒凉,但毕竟还算“城里”。明军攻克元大都之后,为了便于防守,把北城墙向南缩进了2.5公里,退到了现在护城河的位置。于是,太平庄地区就变成了地地道道的城外。

      太平庄一带坟茔很多,其中有的墓室建造讲究,以砖发券。有普通人家的私墓,也有埋葬贫民的义地。

      以砖发券指:利用块料之间的侧压力建成跨空的承重结构的砌筑方法称“发券”。用此法砌于墙上做门洞窗口的砌体称“券”。砖是单元材质,只能受压,常用来发券,一般称“砖爱拱券”。如下图墓室的甬道就用了以砖发券:

      档案记载,1954年,北师大征用建筑用地114.93亩,起出有主坟174座,无主坟284座。这是有坟茔的情况,掩埋地下没有坟茔的尸骨就更多了。据经手迁坟工作的老人回忆,为了使得无主尸骨尽量都能妥善迁移,当时曾经动员老百姓参加有偿挖寻工作,挖出的无主头盖骨有数千之多。

      从现在北京师范大学东门的公共汽车站名叫做铁狮子坟就可以知道,这一带原来是坟地。老北京有许多带“坟”字的地名,如公主坟、八王坟、索家坟等。这些带“坟”字的地名含义和我们今天的单纯意义上的墓地不同,它们大多是以坟主的姓氏或身份命名的一些自然村落。

      铁狮子坟又有所不同,它不是以某个坟主的姓氏身份命名,而是以一对铁狮子命名。狮子自东汉以来一直作为帝王公侯陵寝镇墓的神兽,多为石狮,铁狮子少见。这对铁狮子镇守的墓主究竟是何人,已经很难查考。据当年参加过购地工作的老人们回忆,墓主姓白,他的后人曾经要求发掘墓穴。挖开后,发现墓穴中有两个放置棺木的台子。虽然没有挖掘出什么东西,但是既然有铁狮子镇墓,估计不会是一般人的坟墓,有可能早已被盗过。

      那对铁狮子后来一直摆在东门口,成为北师大新校舍家属宿舍大门的标志。1958年大炼钢铁时,这对铁狮子未能幸免,被送进了炼铁炉,化为一文不值的铁水。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建设北师大新校舍的过程中,校舍的土地是根据建设计划,分期分批征购的。第一批征购的是现在北师大校园西南部的一块长条形的土地。这块地上坟茔很多,大部分都是回民的墓地。卜舒库墓碑,就坐落在这块土地上。

      关于卜舒库墓的一些资料——2004年2月24日有媒体报道,曾经在北师大校园内发现了一座康熙年间的墓碑。这是一座高大的汉白玉石碑,全碑通高4.2米。碑首四条螭龙盘绕下垂,其神形栩栩如生。碑首阳面中间篆额“敕建”二字,满汉文合璧,碑文清晰。

      从碑文可以看出,这是一座清初墓碑,建于康熙二十三年,距今已经整整330多年。碑主叫卜舒库,是一位副都统,清朝二品武官。他南征北战,为清王朝立下了累累战功,因此享受到由康熙皇帝敕建墓碑的荣耀。

      此地原为旷地,西北有庙,叫“小西天”,周围之地泛称小西天。小西天的庙,通常供奉西方三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据说,此处的小西天为一小庙,并无僧侣。现已无存。

      今北海公园北岸,有经济植物园一所,早年这里是阐福寺,进门有石池、大佛殿、万佛楼、后殿。后殿后,尚有大圆镜智宝殿等。《三海见闻志》载:“自石池至万佛楼统称大西天。”又说,万佛楼为大西天。

      万佛楼当初是北海北岸的主要建筑,是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乾隆为了给他母亲庆祝八十岁寿辰而下令修建的。皇太后信佛,皇宫便拨出专款铸造了一万尊金佛,供奉在殿堂里,这座楼被叫作万佛楼,万福楼或大西天。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侵略军到处烧杀抢掠,北海万佛楼内的万尊金佛也被抢劫一空,大佛殿内大佛身上的无数珠宝,也被八国联军盗走,随后,又放了一把大火,万佛楼被火烧毁。

      民国八年(1919年)春,万佛楼附近的大佛殿及大圆镜智宝殿等又一次失火烧毁。至此,大佛殿、万佛楼和号称大西天的一组建筑群,便化为一片灰烬焦土,只剩下了一座不怕火烧的琉璃九龙壁。

      西直门桥往北,通往学院路的大路上,有一处地名叫索家坟。就是清初康熙四大辅臣之首索尼家的坟地,索家的后人也大都埋在了这里,其中包括索额图。

      据资料记载,在北师大为建设南部科研区购置的地界内有一座黑舍里氏墓,墓主就是索尼的孙女、保和殿大学士太子太傅索额图的长女,一名7岁夭折的女孩,当地人称之为“姑娘坟”。现在这个地方应该在现在在今典花园附近。

      1962年,北京师范大学计划在这个地方修建房屋,在挖掘过程中发现了墓葬。经过北京市文物队的清理,一共发现五座墓,除一座已被破坏,其余四座都未有被盗过的痕迹。

      明光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元代这里是元大都城的肃清门(现明光桥的位置),今天这里仍然保留着元大都城垣遗址。

      关于明光村名称的由来,一种说法是以明朝第十四个皇帝明光宗朱常洛的庙号“明光”为名。另外一种说法,是因为在清代西直门外是一片大坟场,称为索家坟,顺治帝的首席辅政大臣一等公索尼、康熙时的领侍卫内大臣、索额图的族坟,索家坟之北即为明光村,“明光”二字在佛家含有超度之意,因靠近坟场而取名“明光村”。

      北京二环内的西北隅,有一水面,名为积水潭。元代为了加强大都的漕运而修建的人工河——通惠河,在流入城市以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名为积水潭。积水潭曾经是漕运的总码头,也曾是皇家的洗象池。从元代起,来自暹罗、缅甸的大象,就作为运输工具和宫廷仪仗队使用,在夏伏之日,驯养员会带领大象到积水潭洗浴。

      元朝时的积水潭包括今天的前海、后海、西海三湖,总水域比三个湖还要大不少。元政府打造了8000多艘运河槽船,每天川流不息地把来自江南的漕粮运到大都积水潭码头。这条河道不仅解决了运粮问题,而且还促进了南货北销,进一步繁荣了大都城的经济。来自全国的物资商货集散于积水潭码头,使得其东北岸边的烟袋斜街和钟鼓楼一带成为大都城中最为繁华的闹市。除了商贾云集,海子的水色湖光也汇聚了四方游人骚客,在岸边的歌台酒榭中吟风弄月,盛况空前的积水潭充分显示了京杭大运河的活力和影响力。

      元末明初,积水潭水源上游的村庄、人口增加,大量开垦,导致河道淤塞,积水潭的来水渐渐减少;另一方面,明代建的皇城将流经元代皇城东墙外的运河圈入,以保证皇家用水,水路被切断。从此,通惠河与积水潭的联系被切断,作为京杭大运河的北端点的积水潭也与京杭大运河失去了关系。不通航后,积水潭到大通桥的水系渐渐干涸,到民国时修马路就填上了。此后,大运河运输来的物资,一般都到通州便弃舟,改用马车运进朝阳门。

      从明清开始,积水潭慢慢转化成了贵族、文人游赏的地方,失去了漕运的功能。但由于钟鼓楼就在附近,积水潭附近仍是人口密集区,保持着前朝的繁华。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