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努新闻网

    对称图形剪纸 目击者忆肯尼迪遇刺细节:肯尼迪夫人捡起头盖骨

    来源:http://www.ngnu.cn 发布时间:2021-01-07 点击数: 141

      原标题:“肯尼迪遇刺,我与刺客搭线岁的老人站在市中心教科书仓库大楼七层窗户边,眺望楼旁的埃尔姆大街。

      沉默半晌,他徐徐说道:“每次来到这里,感觉又回到1963年那一天。50年过去,但我没有忘记,一切仿佛昨日,就在眼前。”

      1963年的这一天,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正在达拉斯,当地时间12时30分,当他乘坐的敞篷轿车驶过埃尔姆大街,几声枪响后,肯尼迪倒下。这就是世界的肯尼迪遇刺事件。

      50年后站在大楼七层的老人,当年目睹肯尼迪遇刺的全过程,还在事发几分钟后,与后正要离开现场的刺客——李·哈维·奥斯瓦尔德打了照面并短暂交谈。

      老人名为皮尔斯·奥尔曼,记者在肯尼迪遇刺50周年之际,联系到这名老人,听他讲述那个著名的历史瞬间。

      “那时我在一个当项目经理,负责节目运营,我自己也做报道。肯尼迪遇刺前一天晚上,我记得我还在电视里看了关于他的新闻。我当时非常他。我认为他很迷人,是个有才华的家。”奥尔曼打开了话匣子。

      “第二天中午大概12时20分,我决定从办公室步行到教科书仓库大楼来看总统车队。办公室距离这里4个街区。对称图形剪纸我还记得,我们一个销售问我去哪儿,对称图形剪纸我告诉他后,他说他也去。于是我俩结伴出发。”

      “过了两个街区后,我注意了一下周围楼顶,看了看敞开的窗户,没有发现任何安保人员。我回头跟同事开玩笑说:‘要是有人刺杀总统,这里可是个好地方’。”

      奥尔曼说到这里,记者有点怀疑,问他当时确实说了这句话,还是事后想的。对称图形剪纸

      老人有些生气地说道:“我当时确实说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但是我肯定说了这句话。”

      “等了几分钟后,车队来了。我离总统专车最近时大概6米。总统夫人杰奎琳坐在车左侧,我看她看得更清楚。我看到杰奎琳脸上的笑容,还有她轻轻地挥手。当时我特激动,我还冲他们喊‘欢迎来到达拉斯,总统先生’。”

      “没过几秒钟,枪声响起。我永远忘不了这声枪响。第一声枪响不太像是枪声,声音很大。听响声,我以为是爆竹声或是逆火声。第二枪响了,紧接着又一声。”

      在人群开始骚动前那一两秒钟,奥尔曼看到,“第二声枪响,肯尼迪反应并不剧烈,他向左晃了一下。但是第三声枪响,他应声倒下。杰奎琳尖叫着站起来踩在座位上,往车后盖上够着什么东西。事后我们得知,她正在捡肯尼迪被打掉的一块头盖骨。”

      “第三声枪响后,总统乘坐的车短暂停了一下,很快车就开走了,消失在视线中。”

      经过短暂的大脑空白,奥尔曼的记者职业本能地开始驱动他。“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得找到电话,给报信。而离我最近的电话就在教科书仓库大楼里。”

      奥尔曼迅速跑到大街另一侧。“我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对小男孩趴在地上。我问他们:‘你们还好吗?’夫妇中的丈夫答非所问地说:‘他们射中总统了!他们打爆他的头!’由于他们离总统比我要近,所以我知道这个回答意味着什么。”

      “在大楼门口,一名年轻男子走出来。我向他表明身份,问他电话在哪儿,他扭了扭头,说‘那边’。接着我就找到大厅里的电话,一开始死活拨不通,十几分钟后才接通。”

      “三个星期以后,”他突然接着说:“我接到特勤局的电话,他们想了解出事那天我在哪儿、做了什么、见了谁等等。他们后来找上门来,我给他们从头到尾讲了一遍。一个特工要我重新描述在教科书仓库大楼门口遇到的那个人。我又说了一遍。”

      “这时他问我:‘你知道奥斯瓦尔德(刺客)的证词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嫌疑人说他离开大楼时碰到一名自称记者的男子问他电话在哪里。根据我们的判断,你就是奥斯瓦尔德所说的那名记者,奥斯瓦尔德就是你在门口碰到的男子’。”

      奥尔曼的眼睛里有一丝激动。“他们继续问我:‘你能提供关于他更多的细节吗?’我想了想,说不能。就这样重复了好几次,直到他们起身离开。”

      记者问:“你当时对他的印象是什么?”回答:“我只记得他瘦瘦矮矮,眼珠发黑,除此之外,没了。”

      关于肯尼迪的意外死亡,尽管早在19年就有,即刺杀肯尼迪的凶手是教科书仓库大楼雇员奥斯瓦尔德,他从大楼六层的窗口向乘车经过楼下的肯尼迪并致其死亡。认定,奥斯瓦尔德单凭一己之力完成刺杀,事件属于“个人行为”,纯属“意外”,无关“”。

      围绕这起刺杀案的论层出不穷,被怀疑对象包括中情局、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苏联克格勃、美国、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等。

      奥尔曼个人认同调查结果。他说:“我想凡是当时在现场的人都会认同这个说法。但是我也同意,当年的调查存在疑点和漏洞,这也是一直为后人诟病的地方。但是抛开所有技术性的不谈,我认为,人们不能接受说法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无法接受一个像奥斯瓦尔德一样毫不起眼、无足轻重的人,一个的失败者,一个没人搭理、形单影只的怪人,他能做出如此山崩地裂、撼动历史的事情。”

      奥尔曼说:“现在我们无法把关于肯尼迪的传说、和事实分开,因为他的生命和潜能50年前在这条街上戛然而止。”

      制裁菲律宾网银暂停跨行转账安徽工人堵讨薪拜登劝安倍勿拜鬼联想收购摩托罗拉朝鲜重启核反应堆朝驻华大使开记者会否认持春晚节目看点除夕全国大雾季建业被不开宝马开虎领导看望江泽美苏宁虚拟运营商

    原文标题:对称图形剪纸 目击者忆肯尼迪遇刺细节:肯尼迪夫人捡起头盖骨 网址:http://www.ngnu.cn/a/caijingpindao/2021/0107/226084.html